今天是: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媒体报道
宿州男子植树造林13年 曾获“全国优秀护林员”
发布日期:2017年4月1日  字体:【  】  点击数:  来源:宿州

 中安在线讯 据新安晚报报道,一座农家小院矗立在200多米高的山头旁,周边果树环绕,松柏翠绿,鸡鸣鸟叫。30多名从附近村庄请来的工人,或在山坡上给果树施肥,或在院后给羊儿喂草,来回奔走着。谁能想象到,13年前,这里还是一片光秃秃的荒山,毫无生机,让人望而却步。

  改变这片2600亩荒山命运的人叫武钦水。日前,记者来到宿州市埇桥区夹沟镇北部山区,跟随武钦水探访他的“五季辛丰果园场”。

 

  万事开头难再难也要干

  武钦水是夹沟镇新丰村村民,206国道穿村而过,他的家就在国道旁的路口。“我平时不在这住里,跟我进山,我们边走边聊。”皮肤黝黑的武钦水把记者拉进了他的小型面包车,沿着水泥小道北向驶去。

  “2003年之前,我一直在大连的一家酒店用品公司打工,从一名普通员工干到了销售总监,负责5个店面,管着几十号人。”武钦水和记者聊了起来,“在东北的时候,我去过铁岭和旅顺的山里面,受到启发,再加上听说老家对造林政策的支持,就义无反顾地回来了。”

  说干就干。2003年10月份,武钦水和村里签了承包合同,创办了五季辛丰果园场,在山上做了一些植被造林的前期工作后,第二年9月就正式行动起来。

  在荒山造林,第一步就是开路。“那时候挖掘机少,进城才能找到,但是一台挖掘机干一天就要两千块,费用太高。而且一听说是上山,人家也不愿意来,因为施工太危险。”武钦水回忆道,“没办法,只好去审领炸药开路。”

  “放一炮要跑到1000米以外才安全,有时候一天都放七八十炮,不停地来回奔跑,辛苦可想而知。我深知万事开头难,再难也要干下去。”武钦水说,从山底到山顶只有几里路,他放了800多炮,整整用了4个月才把路修好。

 几分钟的时间,车子沿着弯曲的山路爬到了山顶。如今的上山速度,在武钦水的妻子陈然看来,简直不可想象。

  “刚开始的那几年,太困难了,即便修了路,也只有平板车能进来,一颗颗树苗、果苗都是我们和请来的村民背上去的。后来路面加宽,铺了石子,小汽车也能开进来了。”陈然说,尽管目前在山上劳动主要还是靠步行,但是通车后方便了很多。

  啃下了“开路”这个硬骨头,武钦水又开始挖坑埋杆,从村里到到山上架起了电线,配置了变压器,结束了山上无电的历史。

  从山上到村里往返不方便,武钦水后来又在山顶附近盖起了两层的看管房,好让来干活的村民们有个吃饭休息的地方,自己晚上也住在这里,尽量节约时间。

  “我们村的荒山大多为石质荒山,缺土缺水,立地条件差,植树造林难度大。”夹沟镇辛丰村支部书记武彪告诉记者,荒山的绿化造林,回报周期长,所以一直没有人敢去尝试,武钦水的勇气让乡亲们佩服,也赢得了大家的支持。

  满山遍地绿苦尽甘终来

  拓荒造林第一年,武钦水在山坡就开拓了90亩左右的荒地,同时流转承包了山脚下的200亩农田地,准备作为经济林,全部种植果苗。

  “本以为会是个开门红,却让我的家底子赔个精光,还欠了一些外债。”武钦水告诉记者,除了4000多颗杏树苗存活外,一期他从山东和河南等地购买了2000万棵桃树苗、6000棵板栗树苗、600棵枣树苗,因为品种、地质气候条件等原因,将近20万元的投资打了水漂。

  吃一堑,长一智。武钦水向林业技术专家请教,到同行的果园里学习取经,还买了果树种植、修剪、土壤学等方面的书籍报刊,白天干活、晚上看书,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武钦水从一个果树栽培管理的“门外汉”,变成了“土专家”。他的种植模式是因地制宜,以桃树、杏树、石榴树等林作物为主,见缝插针种植油菜、花生、红芋等林下作物,逐步稳定发展起来。截至目前,武钦水的果园场已经拓荒种植了600亩左右的经济林。

  “你看那个最高的山头上,我都种了果树,从这过去得步行两三里路。”站在山上的看管房前,武钦水告诉记者,车最高只能开到房子这里,果树的栽培管理和采摘全部是他们两口子和工人徒步过去。

  在发展经济林的同时,武钦水不忘发展生态林,他在全部的7个山头上,都栽种了翠柏和马尾松。13年的时间里从未间断,已存活了近20万颗,荒山的覆盖率达到了70%。

  开山难,守山更难。辛苦劳作的造林成果,常常因为天灾人祸而毁于一旦。“碰到好的气候条件,经济林的存活率能达到70%左右,生态林则约在60%,总之是年年种、年年补。”武钦水说,即便存活下来,林作物还常常因为病虫害减产。

  除了天灾,还有人祸。“我这里每年都有火灾发生,飞来掉落的孔明灯或者上坟烧纸的火星是主要因素。前年就发生一次大火灾,把半面山烧的就剩了一点。”除了栽种管理,人工除荒草形成隔离带防火也是果园场的一项重要工作。

  经过了五年左右的投入,2010年前后,果园场的经济林开始进入盛果期,桃树亩产能达到6000斤左右,杏树亩产能达到4000斤左右,但是由于市场价格偏低,武钦水没有尝到甜头。

  苦尽甘终来。从2011年开始,果园场的果子连续三年都保持在较高售价,武钦水的压力小了很多。为了更好打开销售市场,对感兴趣又犹豫不决的商贩,他就送一吨水果试卖,如果商贩挣钱就给他分成一部分,如果不挣钱他就不要本钱。就这样,赢得了连云港、无锡等地商贩的信任,建立了合作关系。

  有了定心丸 带富乡亲们

  “我之所以返乡创业,热情始终不减,主要是心里有了定心丸。”武钦水告诉记者,首先是签订了长期承包合同,其次是林权证的确立,让他干事创业有了底气,没了忧虑。

  据了解,埇桥区的荒山大多是岩石裸露、缺土缺水,造林难度不言而喻,为了最大限度激发农民向荒山进军的积极性,埇桥区一方面支持有能力的单位或个人开发经营荒山,另一方面,采用以奖代补政策,鼓励大户或联户承包开发荒山。正是良好的政策支撑,让武钦水当初下定了决心。

  “山上种植没水可不行,区林业局和镇政府牵头,给我们果园场打了7口小井、1口大井。区林业局专家还经常上门提供技术指导,帮忙喷洒农药防治美国白蛾。2014年7月,山上突然生出了很多毛毛虫,森防站的负责人送来了杀虫剂,及时控制住了病虫害。”武钦水告诉记者,承包荒山后,他一直是当地政府和林业部门的重点扶持对象,各种奖补政策也落实到位。

  植树造林投资多、见效慢,没有让武钦水退缩,随着果树收成的增多逐渐填补了之前的亏空。但是一次生意上的受骗,让武钦水差点放弃。

  “那是2012年,一个外地企业订单采购我种植的产籽南瓜,当时大意了,只收了那家企业采购员给的便条,后来因为采购员和会计跑了,60多万的货款到现在一分钱也没要到。”武钦水提到往事仍有点懊恼。那年,他为了这个订单,种了300亩地,光种子成本就9.5万元,加上租地和人工等成本,不低于50万元。

  祸不单行。进入2014年,桃和杏的市场价格急剧下滑,武钦水的资金链快要断了。“记得是2015年3月,埇桥区林业局的朱亚鹏和唐怀明来我们果园检查春季植树造林工作,看到我有了放弃的念头,就了解到我的情况,帮我担保申请了银行贷款,而且是连续担保三年,让我的果园活了下来。”

  武钦水也开动脑筋,成立专业合作社,拿出林权总资产的1/5作股,吸引了六户村民入股。此外,武钦水还在山上办起了养殖场,目前已养殖蒙羊300只,猪舍一期也已经完工。“羊粪和猪粪是林作物的极好肥料,正好能循环利用。”如今的武钦水依旧干劲十足。

  据了解,武钦水的2600亩果园场总资产被林业部门评估为2000万元,为下一步发展和融资提供了支撑。已是“千万身家”的他在自身发展的同时,没有忘记乡亲们。这些年,他为数百名留守在家的村民提供了工作岗位。

  “我和钦水是一个村的,我在这干了十年了,除了午收秋收忙自家活,我每天都来这干活,一天40块钱,中午管吃,还不耽误早晚接送孙子。”60岁的李大娘告诉记者,这里有10多个技术员,20多个像她一样的工人,每年到摘果期时候有100多人在这干活。

  尽管多次遇到资金短缺,武钦水却从来没有欠过工人一分钱。他还联合当地的几家贫困户,成立了专业合作社,通过统一化、产业化管理,帮助他们脱贫致富。他也因此获得“全国绿色小康户”“全国优秀护林员”等光荣称号。

  “植树造林是我的永久性工作,下一步我也准备盘活绿山资源,加大投入,多元发展。”谈到愿望,武钦水希望能办成一个集生态观光、休闲娱乐、养殖开发为一体的基地,让更多的乡亲共享发展成果。

 

(责任编辑:宿州林业)  
本网站网络实名:安徽省林业厅网站群  主办:安徽省林业厅  协办:宿州市林业局
地址:宿州市淮河中路439号  邮编:234000  联系电话:0557-3929950(Fax) 3929120
皖ICP备05014909号-2  E-mail:ahszly@163.com